当前位置:首页> 走近李鸿章
  李鸿章(1823-1901)字子黼,号少荃,安徽合肥人。是近代历史上一位颇具争议和个人魅力的晚清重臣。24岁中进士,后以合肥地区的团练武装为基础,组建了淮军,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庞大的淮系政治集团。60年代初,积极筹建新式军事工业,1865年分别在上海和江宁(今南京)创办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和金陵机器制造局。1870年担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开始进入权力中枢,并参与掌管清政府外交、军事、经济大权,成为清末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在其任内,兴建了大批近代企业,创办北洋海军,派遣留学生等等,开启了中国近代化的首轮浪潮。对外奉行“内须变法,外须和戎”的外交方针,但由于国力限制以及自身认识的局限,使得“和戎”外交大多以失败告终,李鸿章被迫代表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1901年,病逝于北京贤良寺,谥文忠,后归葬合肥。
  Li Hongzhang was born on Feb.15th, 1823 in Hefei in Anhui Province. In 1847, he obtained a Jin-shi, the highest literary degree, at the age of 24. Later, he built up his own army called Huai army, which successfully suppressed peasant revolts and developed into a powerful military group. In 1870, he was appointed as Viceroy of Zhili (present Hebei Province) and Beiyang Minister, becoming a vital personnel in the development of domestic, military and diplomatic affairs in Qing dynasty. Li Hongzhang advocated westernization movement in various aspects, establishing new modern enterprises, building railways, starting telegraph services, and founding China’s first Navy; at the same time, he carried out peaceful diplomacy policy and signed several unfair treaties on behalf of the Qing Government.
李鸿章大事年表
年代 年龄 生平事迹

1823年(道光 3年)

1岁

正月初五日生于安徽合肥县东乡磨店乡。父亲李文安,母亲李氏,兄弟姐妹八人,李鸿章排行老二,谱名章铜

1840年(道光20年) 18岁 中秀才入学

1844年(道光24年)

22岁

应顺天府乡试,考中84名举人,同年与周氏完婚

1845年(道光25年)

23岁 入京会试,以年家子身份受业曾国藩门下

1847年(道光27年)

25岁 中进士,列二甲第13名,朝考后改翰林院庶吉士

1850年(道光30年)

28岁

授翰林院编修,充武英殿编修

1853年(咸丰3年)

31岁 随同侍郎吕贤基回籍办团练,5月首次与太平军交战于和州裕溪口

1856年(咸丰6年)

34岁 9月,随同福济等先后攻克巢县、和州等地,后叙功赏加按察使衔。

1858年(咸丰8年)

36岁 12月赴江西建昌,入曾国藩幕府

1862年(同治元年)

40岁

李鸿章率13营淮军抵达上海;3月署江苏巡抚,12月改为实授。

1863年(同治2年) 41岁

正月兼署五口通商大臣。奏设外国语言文学学馆于上海,是其创办洋务之始

1864年(同治3年)

42年 率领淮军各部攻入常州,大肆杀戮太平军。清廷赏骑都尉世职

1867年(同治6年)

45岁 授李鸿章为湖广总督,仍在军营督办剿捻事宜

1869年(同治8年)

47岁 二月兼署湖北巡抚,12月被任命赴贵州督办苗乱军务。

1870年(同治9年)

48岁

七月开始办理天津教案,八月调任直隶总督,后又兼任北洋通商大臣

1871年(同治10年)

49岁 七月与曾国藩会奏陈兰彬选聪颖子弟赴美国留学

1872年(同治11年)

50岁

六月授武英殿大学士,11月设轮船招商局

1874年(同治13年)

52岁

10月与日本签订《北京专条》,结束日本出兵台湾的事件。12月调文华殿大学士

1876年(光绪2年)

54岁

6月被任命为全权大臣赴烟台谈判;11月派福州船政学堂学生出洋学习

1879年(光绪5年)

57岁

就琉球事件,与美国前总统格兰特会晤

1880年(光绪6年)

58岁 开始创设海军;设立天津水师学堂

1882年(光绪8年)

60岁

奏报试办上海机器织布局;派马建忠与法使宝海商定越南办法三条

1885年(光绪11年)

63岁 奏请设立天津武备学堂,四月与法国签订《中法新约》

1886年(光绪12年)

64岁 与奕儇等人自大沽赴旅顺巡查海防

1889年(光绪15年)

67岁 致函奕儇,详陈创建铁路本末,并提议兴建芦汉铁路

1891年(光绪17年)

69岁 二月校阅北洋海军;奏请筹办关东铁路
1894年(光绪20年) 72岁

被赏戴了三眼花翎,因为黄海战败,又被拔去了三眼花翎

1895年(光绪21年)

73岁

被授予全权大臣赴日议和,签订了《马关条约》

1896年(光绪22年)

74岁 赴俄参加沙皇的加冕典礼,并顺带周游欧美列国。6月与俄国签订《中俄密约》

1898年(光绪24年)

76岁

分别与德国、俄国签订胶州湾租借条约和旅顺、大连租借条约。

1901年(光绪27年)

79岁 与八国签订《辛丑条约》,同年病逝于北京,诏赠太傅,予谥文忠,晋封一等侯爵
李鸿章轶事
保定总督府
天津总督府
1879年,格兰特与李鸿章合影。
袁世凯

李鸿章怒斥袁世凯
   袁世凯,晚清历史上又一风云人物,自1895年在天津小站编练新军,直至1916年在洪宪帝制的迷梦中死去。他凭借其一手创办的北洋新军,在晚清的最后十几年中翻云覆雨、纵横捭阖,成为继李鸿章之后,汉族官员中势力最强的一人。实际上袁世凯的发迹着实与李鸿章有着一定关系,袁世凯原是淮军“庆字”营吴长庆幕下的一名幕僚,后在1876年,由于平定朝鲜的“壬午兵变”而受到李鸿章的赏识,直至继承李鸿章的衣钵,担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可以说袁世凯是李鸿章一手提拔的。
   甲午一役使得李鸿章“一生事业扫地无余”,他的门生故吏纷纷叛离,袁世凯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巴解当时权势正如日中天的翁同龢,袁世凯不惜为其做说客。一日,袁以拜访李鸿章为名,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对李说道“中堂是再造元勋,功高汗马。现在朝廷待您如此凉薄。以首辅空名,随班朝请,未免过于不合。您不如暂时告归,养望林下,俟朝廷一旦有事,闻鼓而思将帅,不能不倚重老臣。届时羽细征驰,安车就道,方足见您的身份呢。”李鸿章一眼便看穿了袁的来意,厉声呵斥,“你是来替翁叔平作说客吗?他汲汲想得协办大学士,我开了缺,以次推升。腾出个协办,他即可顶补。你告诉他,教他休想!旁人要是开缺,他得了协办,那不干我事。想补我的缺,万万不能!诸葛亮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两句话我还配说。我一息尚存,决不无故告退,决不奏请开缺!花言巧语,休在我面前卖弄,我不受你的骗。”袁世凯受此奚落,怏怏而去。翁同龢最终未得文华殿大学士之名,而李鸿章将此项职务保持到他去世。袁世凯离去后,李鸿章对吴永(曾国藩孙女婿)说道:“袁世凯,真是个小人,他巴结翁同龢,并为他做说客,目的要我乞休开缺,为翁作成个协办大学士。我偏不告退,教他想死!我老师的‘挺经'正用得着,我是要传他衣钵的。我决计与他挺着,看他们如何摆布?我当面训斥他,免得再来罗嗦,我混了数十年,何事不曾经验,怎么可能受彼辈的捉弄”。此话无疑是李鸿章看透世态炎凉后的悲愤之声。

李鸿章折服德国将领
  
1874年日本加紧侵犯台湾,使李鸿章看到了日本势必成为中国的长久之患,并在随后洋洋万言的《筹议海防折》中,分析了中国的险恶国际形势,认为当前的边患已经不同于历代边患,不能以传统方法反侵略,只有变法,建设海军和现代海防,才能保全中国。为了配合现代国防的建立,李鸿章花费了16年时间在旅顺建立了号称“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顺军港,同时还在威海、烟台建立了无数炮台,并不时检阅这些各要塞的海军。
   一日,李鸿章到烟台巡阅海军,德国驻东亚的海军提督拜访并盛情邀请李鸿章参加第二天的欢迎宴会。李鸿章一向重视洋员的使用,对这位提督优待有加,称赞他为中国海军建设所做出的贡献,并慨然答应了他的邀请。当时李的一名幕僚杜静轩看出了德国提督的险恶用心,对李说:“君知德将邀饮之意乎?吾察其人,外谦恭而内阴险,彼知我之卫士,皆习陆军,不谙风涛,若等海舰必晕而扑,彼用诡术,使各国观操演者引为笑柄,如此,不惟隳威名,且损失吾国之光荣,不可不预防。”听了幕僚的警告,李鸿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因而连夜召集左右,以图对策。
   第二天,李鸿章如期赴约,所带士兵抬头挺胸,以一字型分列两旁,士兵之间手握手,岿然屹立如同城墙般坚固。对饮几杯之后,只听见几声震耳欲聋的炮响,顷刻之间,舰身颠簸,海水沸腾,桌上的杯盘被掀翻在地,而李鸿章的士卫兵却岿然不动,无一人扑倒在地,“咱大清卫士,可真给老夫挣面子,让你们这些个洋人看谁的洋相”。李鸿章不禁捻须而笑。提督见此情形,羞愧万分,勉为其难地说:“辱公光临,特鸣炮致敬耳。”李笑着说“素闻贵国的克虏伯大炮很有名,今日看来的确如此,能否再让我听听它那巨大的声响?”德将更是倍感惭愧。原来此提督对时人褒扬李鸿章一直不服,因而想用这一招让李下不了台,未想到却让自己落了个尴尬下场。经过今日之事,他对李鸿章也是赞许有加,后来的“中国李鸿章,略似吾德宰相俾斯麦云”之语,据说即出于此。

首个接受 X射线诊治的中国人
  作为洋务运动的倡导者和积极的参与者,李鸿章十分重视西学的传播,这其中自然包括对近代西医技术的推崇。实际上,李鸿章对西医的态度经历了一个从不太关注到笃信的过程,而促使他笃信西医技术的转折还在于1879年,传教士马根济为其夫人治愈了疾病,自此,李鸿章信任西医,这从他后来聘请私人西医和建立近代西医学堂等都可以证明。
由于骨子里信奉西医技术,因而李鸿章成为首个接受 X射线的中国人,也丝毫不觉得奇怪。话说1895年3月,李鸿章以全权大臣代表清政府赴马关主持和议,未想,日本国公然无视国际公法,在谈判的第二天,即遭到日本浪人小山丰太郎的枪击。在日本医生的全力抢救之下,李鸿章保住了性命,但考虑到年迈,做手术可能会危及到生命,因而左眼下的子弹未被取出。
   《马关条约》的签订,使得李鸿章“一生事业扫地无余”,自此赋闲在贤良寺达一年之久。1896年适值沙皇尼姑拉二世加冕,李鸿章又迎来了他外交生涯中的又一个辉煌。他被指定为出使大臣前往俄国道贺,并顺带访问了德、法、比、荷、英、美和加拿大。7月,李鸿章途经德国,听说不久前,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发现了一种强穿透力的神秘射线,这种射线能够穿过皮肤看清骨骼组织,李对此十分感兴趣,加之这一年来,留在颊骨内的弹头让李疼痛难忍,因而决定通过此种神秘射线来检查一下。《李傅相历聘欧美记》中对此有所记载“此次道出柏灵,知有操朗德根之术着,乃延摄其面影;即见枪子一颗,存于左目之下,纤毫毕现。”此段描述,可以断定李鸿章确实拍了 X光。至于他是否是第一个拍X 光的中国人,我们可以从X 射线发现的时间算起, 射线的发现是在1895年底,伦琴在维尔茨堡大学进行阴性射线管放电实验时所发现的,而此时是1896年6月,中间仅隔半年之久,由此可见李鸿章是首个使用 X射线的中国人应该是确定无疑的。

李鸿章之手杖
   自1896年游历欧美七国之后, 李鸿章常有一手杖伴随左右,即使吃饭写字,也将手杖放在座旁。实际上此手杖的来历,还蕴含了一段佳话。1879年,当时的美国卸任总统格兰特来华游历,李鸿章邀请他到天津直隶总督府参加筵席,来时,这位总统随身带了一个制作精美的手杖,李见之爱不释手,格兰特知道李的心思,但鉴于该手杖为人所赠送,只能婉言谢绝。“中堂既爱此,予本当举以奉赠;惟此杖为予卸任时,全国绅商各界,公制见送,作一番纪念者,此出国民公意,予不便私以授人。俟予回国后,将此事宣布大众;如众皆赞可,予随后即当奉寄致赠,用副中堂雅意。”李鸿章听格兰特如此说,只得笑而谢之,之后未再曾提及此事。
   此次李鸿章有幸来到美国,听说格兰特已经去世,但其夫人尚在,于是李特以昔日老友的身份前往拜访。格兰特夫人十分高兴,特设盛宴为李接风洗尘,同时还邀请了各界绅商领袖百余人作陪。筵席结束后,夫人拿出格兰特身前所爱之手杖,并当众宣布“此杖承诸君或其先德,公送先夫之纪念物。先夫后来游中国,即携此同行。当时李先生与先夫交契,见而喜爱。先夫以出于诸君公送,未便即时转赠,拟征求诸君同意,再行邮寄。未及举办,先夫旋即去世,曾以此事告予,嘱成其意。辗转延搁,已隔多年。今幸李先生来此,予敬承先夫遗嘱,请命于诸君,是否赞同此举,俾得为先夫完成此夙愿。”话音刚落,满堂的宾客一致拍手赞同,夫人遂当众将手杖送给李鸿章。且说这手杖的确让人爱不释手,杖首间镶有一颗如拇指大小的钻石,旁边还有诸多小钻石环绕之,整个手杖的装饰极其精致。据说手杖所采用的是一种名贵的材料,价值高达数万金。其实李鸿章当时不过视同玩物,并未辨其价值轻重,而美国总统的慷慨大方亦属难得。该手杖不仅见证了李鸿章与格兰特总统之间私人的友谊,更是中美之间友好往来的见证。

李鸿章故居陈列馆版权所有 皖ICP备08004008号
电子邮件:hflifu@sina.com 电话:0551-62616772-809 传真:0551-62616772-810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全屏方式浏览 技术支持:合肥市图书馆网络中  您是第 位访问者